白总大人_

感谢喜欢!破案会持续更新。

【全职】破案(四)

“什么事情,你讲。”坐在中央的领导开口。
“我想……”叶修缓缓开口。
话音刚落,在座的各位都惊呆了。当然,苏沐橙是例外。
“你打算多久?”
“至少半个月。”
“二十天。”
“OK,走吧沐橙,大家在等我们回去。”叶修放下翘起的二郎腿,起身。然后苏沐橙也起身,跟着叶修走出了会议室,还不忘带上门。
冯主任和旁边几位领导松了口气,会议室的领导们互相聊了几句便散了。
“诶,的士。”叶修和苏沐橙站在办公大楼前打车。
“师傅,去郊区xx路。啊,终于可以回去了。”叶修伸了伸懒腰,然后对沐橙说,“累吗?”
“还好。”苏沐橙笑了笑。
“诶,小姑娘,你是苏沐橙吧?”正在开车的的士师傅问到。
“诶,师傅你也玩荣耀啊?”叶修开口。
“没有,我家女儿爱玩,特别喜欢苏沐橙!”的士师傅脸上露出慈祥的微笑。
“不愧是荣耀女神啊。”叶修摊在的士后座说着。
“噗嗤。”苏沐橙笑了出来,这是叶三岁吧?嗯?怎么感觉空气有点泛酸?
“那个,小姑娘啊,一会能拜托你签个名吗?”正在开车的的士师傅问到。
“啊,好的。”苏沐橙笑了笑。
车子一路开到了郊区。
“到了。”苏沐橙戳了戳已经靠在她肩上睡着的叶修。
“嗯,好。师傅多少钱啊?”叶修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睛。
“诶,不要钱,这份签名已经很宝贵了。”的士师傅笑了笑。
虽然师傅话这么说,但是叶修还是从钱包里抽出几张钱塞在的士师傅的怀里,然后拉着苏沐橙就走。
“今天的叶修几岁啦?”苏沐橙偷笑。
“三岁。”叶修翻了个白眼,但嘴角还是上扬,很配合苏沐橙说到。
两人走到别墅铁门前。
“少爷,欢迎回来。”中年男子开了门,然后吩咐人了来接叶修和苏沐橙。
“我回来了。”叶修站在玄关处,拖鞋,“你们都这么看着我干什么?”
叶修不解,所有人都坐在沙发上盯着他。
“等你吩咐。”众人开口。
虽然众人都已经大致了解了最基本的情况是——叶修家真大。
“我吩咐什么?”叶修头顶三个黑色问号。
“包子说要等你回来吩咐。”张佳乐玩弄着手上的抱枕,弱小可怜又无助。
“啊?噢,想起来了。”叶修向楼梯走去。
“诶诶苏妹子,老叶带你去哪里了啊?”等叶修上楼后,黄少天拉着苏沐橙迫不及待得想知道他们去了哪里。
“秘密。”苏沐橙笑笑。
“沐沐~”楚云秀也凑过来。
“秀秀~”
“你给我说嘛。”楚云秀向苏沐橙眨了眨眼睛。
“不说。”
国家队各种诱惑(?)威胁(?),苏沐橙依然没有告诉大家,她和叶修去了哪里。
“沐橙前辈……你说下吧……”周泽楷开口。
沉默了一秒钟,
沉默了两秒钟,
沉默了三秒钟——
Boom!
“苏妹子你看到没有,小周都说了八个字了!八个字八个字!天哪你看看你把咱小周都急着了!”黄少天就差跳上茶几了。
“少天,乖。”喻文州拉住了黄少天。
王杰希投给喻文州一个表达了带着黄少天真是辛苦了的眼神。
“黄少天你要拆了我家吗?”叶修从楼上下来,手里拿了几个文件袋。
“诶,老叶你这是干嘛?”李轩不解的看了看叶修手中的文件袋。
叶修走到沙发面前,坐下。
叶修从天蓝色的文件袋中抽出一张A4纸。
“这是别墅楼层分布,最近几天要委屈你们住一下了。”
委屈???众人吓呆,住别墅还委屈了???我的马鸭???
“你们自己分配一下,”叶修指着分布图说,“二楼是房间,门上贴了标志,序号是①②③④,我自己房间是单独的。”
“大致讲一下这几件房间。序号为①的房间没有床,但是空间很大,里面有榻榻米,你们不介意可以弄地铺,最多可以住六个人。序号为②的里面有梳妆台和柜子,沐橙和云秀可以住这里。序号为③的里面配了一台电脑,床可以挤下三个人。序号为④的是上下铺,三四个人睡没什么问题。房间除了②号留给两个女孩子,其他三件你们就自己分配一下。”
众人傻眼,有钱就是不一样。
“哦对了,厨房在一楼,里面的橙色柜子有零食。然后一日三餐自己看着办吧,我这边没请煮饭的。”叶修讲完后,摊在沙发上。
“那我们要自己煮?”王杰希问叶修。
“是的。”叶修摊着。
“谁来煮饭啊?”孙翔表示没人煮饭自己可能会饿死。
“我看黄少天不错。”肖时钦一刀。
“他没把厨房炸了就算好。”唐昊补了一刀。
黄少天差点跳到茶几上打人,但是被喻文州拖住了。
“我很期待。”张新杰三刀。
“等你的美食哦,少天。”叶修四刀。
喻文州表示,你们心真脏。


TBC.

想吃黄少天弄黄秋葵。
马鸭是故意打成那样的。

【全职】破案(三)

叶修和苏沐橙搭乘的士,来到了一栋办公楼前。
出租车上,叶修给苏沐橙讲述了事情的经过。
两个人同时走进电梯,叶修修长的手指按下⑩。
“并不意外呢。”叶修叼着一只烟,并没有点燃。他看了看苏沐橙,带着宠溺的笑
苏沐橙笑了笑:“韩队会受不了吧?”
“他?”叶修顿了一下,然后说道,“他可能要砸了这栋楼。”
“叮——”
十楼到了,叶修和苏沐橙同时走出电梯,穿过长长的走廊,走到一间会议室的门口。
“Are you ready?”叶修将手放在会议室的门把上,看向苏沐橙,嘴角上扬。
“Yes,my leader.”苏沐橙回了一个微笑给他。
“哐——”门被叶修推开。
会议室刚刚还吵的热火朝天,这时候声音戛然而止,大家都看着叶修。
“叶修?你不是已经退役了吗,还来干什么?”一片沉默后,坐在中央的领导开口。
“我并没有要参与的意思。”叶修走进会议室,拉了两张椅子,选了一张正对领导的坐下。
“那你来干什么?”坐在领导旁边的人问。
“看戏。”叶修翘起二郎腿,靠在椅子上。
众人扶额。
“这件事已经定了,谁也没法改变。”坐在中央的领导说到。
“真的没法了吗?”站在冯主任左边戴着黑色眼镜的人说到。
“唉,算了。”冯主任拉了拉他,还好出门吃了药,不然今天医院急诊室肯定有他。
带着黑色眼镜的人张开嘴还想说什么,但终究还是没开口。
靠窗边这边的人心情都不怎么好,脸上没有一点光彩。
是啊,专注于荣耀事业的他们,又有谁愿意看到荣耀停服,职业选手被迫退役的?
气氛十分沉重。
“那个,我能说句话不?”叶修修长的手敲了敲桌子。
“你讲。”
“荣耀停服,我没什么意见,但只能说是我没有意见,我已经退役了,所以停服对我来说没有特别大的影响。但是,其他人会怎么想?这世界联赛刚结束,你就要停荣耀了,论谁也接受不了吧?”
所有人都若有所思,好像,是这么一回事。
“我想,这件事可以在等一段时间公布。”苏沐橙说,“不管是为了职业选手,还是玩家,还是喜欢我们的粉丝们。”
“相信大家没这么无情。”叶修接着说到。
坐在中央的领导开始沉思,如果这个时候就公布荣耀停服,对职业选手,游戏玩家,粉丝们都是一个不好的举动,何况这才刚刚结束世界比赛。叶修和苏沐橙说的话有道理,但是荣耀已经决定了要停服,也不可能还将它继续经营下去。但我们可以采用苏沐橙所说的,等一阵子宣布,这是个不错的选择。
“好,等一阵宣布可以。一周,这个期限够了吗?”坐在中央的开口。
“谢谢,太感谢了!”坐在冯主任右边的人说到。
“诶,短了。”叶修瘪瘪嘴,“等这件事完了后再公布,怎么样?”

TBC.

猜猜叶修说的是什么事情。
对了,这篇文这段时间是不定期更新,看文的天使辛苦你们啦。

【全职】破案(二)

下飞机后。
在叶修的领导下,国家队回国行动太快,没有任何通知。所以机场并没有粉丝接应,这倒也节省了不少事情,国家队一行人一路顺畅的走出了国际机场。
黄少天呼吸了一大口空气:“啊!是祖国的空气。”
“黄少天你能不能别犯傻了。”张佳乐表示极度嫌弃,并且翻了一个不算标准的,白眼。
“诶诶诶张佳乐你说谁傻呢?”黄少天举起手,想锤爆张佳乐的,狗头。
“两活宝,应该庆幸孙翔没去搅和。”李轩扶额,谁能告诉他这两个活宝是谁。这还是前两天和他打比赛的队友吗,就算这时候有人告诉他是,他也不信。
我不听我不听,大概就是这个状态。
“老大!你们回来啦!”前来接机包荣兴看到国家队一行人后,向叶修挥了挥手。
“诶包子你怎么来了?”张佳乐放弃和黄少天贫嘴。
“老大叫我来接机啊。”包荣兴眨了一下他的眼睛。
“难不成你要看我们十四个人在机场打车?”方锐无语,怎么现在张佳乐智商也不在线上了。等等,张佳乐智商一直没在线上吧。
离机场不远处就有一辆豪华大巴车,包荣兴领着大家过去,并吩咐司机打开大巴车的行李舱,让众人将行李放入到行李舱里面。
“包子你先带他们回去,我和沐橙有点急事。”叶修把自己和苏沐橙行李箱放到行李舱,匆匆交代包子后,拦了个的士就跑了。
“哇靠,这么着急去投胎吗?”肖时钦刚放好行李,望着叶修苏沐橙远去的方向,连个的士车尾气都没了,这是跑的有多块。
“投胎?投给谁?老叶投给沐橙吗?”黄少天充分发挥了语速快的优势。然而,众人表示黄少天这号人是谁,我,不认识。
楚云秀拿着扇子敲了一下黄少天的头:“诶少天你对我沐沐是不是有意见啊?”
“没有没有。”黄少天,怂。
王杰希表示心疼喻文州,带着黄少天真不容易。
一行人坐上大巴车。
然后屁股刚挨椅子,孙翔又开始睡了。肖时钦表示,就没看到孙翔睡醒过。
“我们去哪?”一直沉默的周泽楷开口了。
“老大说把你们安置到别墅。”包荣兴歪着头,想了想。
“别墅?”王杰希提出疑问,“我们之前训练的地方可不是别墅。”
“我也不清楚,这个只有等老大回来了。”包荣兴鼓着脸包子。
大巴车开向郊区,一栋别墅出现在大家眼前。
“诶,是小包啊,接人回来啦。”一位中年男子看着从大巴车伸出半身的包荣兴(小朋友不要模仿,危险行为!),笑了笑,转身将铁门打开。
“好大!”唐昊向外面看了看。他们行驶在一条大路上,过了好几分钟,才到别墅门口。
真有钱……
要不是众人早就知道叶修家里有矿,可能会被这大别墅给吓着。

TBC.

这章莫名有点水……
文比较长,前面这些算个开端
并不是文题不符

【全职】破案(一)

时间线——全国联盟总决赛结束
“Das finale der nationalen ruhm Union offiziell beendet.In der meisterschaft sind aus China - team!”(全国荣耀联盟总决赛正式结束!获得总冠军的是来自中国的队伍!)
联盟总决赛完毕,参加了荣耀总决赛胜利庆典后,叶修以各种理由推脱了荣耀官方的各种活动,并且以最快的速度带领国家队踏上了回国的飞机。
苏黎世机场。
“Bitte von Zürich nach Peking, passagiere, die nach der fahrkartenschalter, danke.”(请从苏黎世前往北京的乘客前往检票口,谢谢。)
“大家准备一下,我们准备登记了。”张新杰向队内所有人打了个招呼。
喻文州合上书,站起来,敲了敲旁边玩手游的黄少天,意识他要登机了,便拉起行李箱向登机口走。
刚刚还沉浸在游戏世界里的黄少天,这一刻便匆匆忙忙拔下耳机,把手机塞到随身包里,拖着行李箱向登机口跑。
“孙翔别睡了,登机了,飞机上慢慢睡。”肖时钦敲了一下正在熟睡的孙翔的头。头部遭受重击的孙翔打了个祸害,正准备开口大骂肖时钦,但看着大家都拖着行李箱往登机口走,便没再说些什么。于是还没完全清醒的孙翔拖着行李箱缓缓向登机口走着。
国家队一行人开始登机。
“诶,老叶,我们为什么这么早回去啊?”刚放好行李箱坐在座位上黄少天完全不能消停,同时还拍了下坐在前边的叶修。
“因为爱情。”叶修头也不回地回答。
“卧槽,老叶你怎么了,你居然说出这些话。”黄少天一个激动,差点要从椅子上跳起来了。妈呀,这还是他认识的叶修吗。
“少天你是想把凳子震垮吗。”叶修黑线,顺手抄起旁边沐橙的饼干以最快的手速塞进了黄少天的嘴里。
“唔……”叶修好奇怪啊,被塞着饼干的黄少天这么想,不过饼干味道不错。
“倒个时差吧,我怕到时候喻文州没法扛着你回家。”叶修悠悠的来了一句。黄少天还在嚼饼干,听叶修这么一说,差点被饼干呛个半死。
“呸呸呸,你黄少天我什么人,这么可能被队长扛回去,要扛也是我扛队长啊!”黄少天嘴上这么说着,还心里还是有点害怕,他环顾了一下四周,嗯,还好没和队长坐在一块,要是被队长听到了小命肯定不保。
孙翔坐在黄少天的斜后方,这货一上飞机搁下行李又开始睡。
还真迎合了肖时钦那句,上了飞机慢慢睡。
飞机平行运作后,黄少天关了阅读灯。然后乖巧的拿出了眼罩,伸了一下懒腰,对着叶修说:“老叶你也倒时差啊,我先睡了啊。”然后带上眼罩开睡。
“嗯。”叶修看着窗外,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。
“怎么了,你有心事?”苏沐橙喝了口水。
“没事。”叶修将脑袋转过来,看着苏沐橙,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。
“不要把自己憋坏了,”苏沐橙笑了一下,“早点休息吧。”
“好。”叶修回答。
表面上看起来若无其事,但肯定有事。
这是苏沐橙再说休息之后的总结。
为什么,要这么对待这些孩子呢。
这是叶修回到中国前的疑问。

TBC.


抱歉弧了几天!憋打我!
有什么建议可以提出,不好的地方或者错字啊什么的都提出来,谢谢你们。
排班不喜欢咱们也可以换!
祝大家看文愉快!

【全职】破案(楔子)

“命运眷顾我,收起你的把戏。”————叶修
“那是他的小心思。”————苏沐橙
“前辈。”————周泽楷
“放下吧,别这样,太累了。”————黄少天
“拭目以待,用事实说话。”————喻文州
“是敌是友,自能分辨。”————王杰希
“真相会迟到,但不会缺席。”————张新杰
“我迟早会解开它。”————韩文清
“我好像知道了什么。”————包荣兴

性感韩叶,在线破案。
医闹事件,究竟来着何意。
是意外还是有意为之。
谁,说的才是真话。
真相,又是什么。
这场事件的背后隐藏了什么。
我们拭目以待。

【原创】承恩(三)

“承欢,这次从国外回来有什么计划?”方父坐在椅子上,两手相交看着方承欢。
“父亲,我打算带他出国。”
“结婚?”
“是。”
“你做什么,我这个做父亲的都支持你。只是,你要注意夫人。”方父放下手,半倚在椅子上,“这样,你和他先去东方小姐那里,她会帮你们。还有,你要记住……”
方承欢从书房里面出来,抬头一看,阮铭恩坐在沙发上和徐管家聊的很投入。
“咳咳。”
“承欢!”阮铭恩站起来。
“我们可以走了。”方承欢走进,拉起阮铭恩的手,“徐爷爷,拜托你了,去东方韵那。”
“好的,小少爷。”
东方小姐家。
“叮咚——”
“请问哪位?”清脆的女生传了出来。
“你说呢?”
“我不知道。”东方韵俏皮的吐了吐舌头。方承欢仿佛能想象到东方韵调皮的表情。方承欢挑了挑眉,这东方韵,是故意的。
“方承欢。”
“知道啦,秦管家,麻烦你了。”
“吱呀——”“两位请随我来。”
东方小姐——东方韵,家中。
“好久不见啊欢哥。”东方韵穿着白色的长裙,端正的坐在沙发上。
“韵,你肯定是故意的。”方承欢走进来就直接半瘫在沙发上。
“我可没有。这位是铭恩吧?”东方韵向阮铭恩伸出了手。
“你好我是阮铭恩,”阮铭恩握了握东方韵的手。
“请坐吧。铭恩,你是不是圣德的学生?”
“是的,东方小姐认识我?”阮铭恩带着疑问坐下来。
“何止认识,你当年的‘英勇事迹’没谁不知道,还有,叫我东方韵或者韵就好了。”东方韵笑了笑。
阮铭恩听到“英勇事迹”红了脸。
“什么‘英勇事迹’我怎么没听过?”方承欢突然好奇宝宝上身。
“这个,就要看铭恩给不给你说了。我们先吃饭吧,你们刚从大宅过来,肯定还没吃饭吧。”东方韵起身向饭厅走去。
“你知道夫人那个个性,她没丢我喂鱼都算好的,还给我吃饭。”方承欢也起身向饭厅走去,“铭恩,吃饭了。”
“好,来了。”阮铭恩站起来,也向饭厅走去。

【原创】承恩(二)

方家大宅。
“欢迎回家,少爷。”女佣们在方家大宅门口站成一排。
方承欢拉着阮铭恩的手,向大宅里走去。
夫人坐在沙发上,看到这幕,原本阴沉的脸变得更加阴沉了。
“父亲。”
“坐,铭恩,你也坐。”
方承欢和阮铭恩坐在父亲对面,方承欢的手一直没有放开阮铭恩。
“方承欢,你胆子越来越大了啊!”夫人拍着桌子,本来方承欢牵着男人回家就算了,现在居然还这样,她忍受不了了。
“我怎么了?”方承欢很淡定的喝了一口茶,把夫人望着,扯了一下嘴角,“我没做错什么啊。”
“你,”夫人指了指他,“与萧家的联婚,你必须做到。”
“凭什么。”
“凭你是方家的孩子。”
“那我可以不做方家的孩子。”
“都是一家人,吵吵闹闹的干什么!”方父一开口,夫人与方承欢变很识趣的闭嘴了。
“承欢有他自己的想法,他的婚姻你就不用操心了。还有,你最好安分一点,我不希望你闹出什么幺蛾子。”
方父语毕,夫人露出一霎惊恐的表情,随即又以一副平常的神情说到:“我这不是担心承欢吗,他已经不小了。”
“夫人,我二十八岁都算得上不小了,你让那些三十多的单身贵族怎么办?”
这话呛着夫人不知道说什么回应好,便闭了嘴。她本来还想继续说联婚的事,可是方父的表情告诉她,她这样做也是自讨苦吃。
方父喝完最后一口茶,缓缓开口:“来人,带夫人去休息。承欢,跟我去书房。”

【原创】承恩(一)

H市国际机场。
高大的男人披着浅咖色长风衣,带着茶色眼镜,拉着银白色的行李箱。
此时的阮铭恩正靠着柱子看手机,好不容易从徐管家那里打听到,方承欢今天要回来。他得赶在他回家之前,见他一面。
此时带着眼镜的方承欢正向机场口走,他走的很慢,似乎不愿意见到一些人。
阮铭恩看了眼时间,自认为差不多这时方承恩就出来了。果不其然,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视野内。阮铭恩还在考虑要以什么模样和方承欢打招呼时,自己的身体永远比脑子快一步,跑了出去。
“承欢!”
方承欢被迎面而来的阮铭恩扑了个满怀。
“乖。”
他们紧紧相拥着。

在另一旁,徐管家一直没有去打扰他们,他知道,无论是小少爷还是那个男孩,他们谁也不容易。
方承欢和阮铭恩的拥抱,不知持续了多久,连徐管家也没注意,直到夫人打来电话。
“徐管家,怎么回事,承欢不是今天回来吗!”
徐管家向他们看了一眼,缓缓说到:“抱歉夫人,可能有点误机。”
“……”
接听完电话,徐管家缓缓走到方承欢面前,“小少爷,夫人她在大宅等你。”
“知道了,徐爷爷,麻烦你了。”方承欢放开阮铭恩,并且揉了揉那柔软的短毛,“乖。”
阮铭恩点了点头,正准备走时,方承欢手机响起了。
“喂?”“我知道了。”
方承欢拉住阮铭恩的手:“铭恩,和我一起回去。”
阮铭恩两张眼睛瞪得像二筒一样,连徐管家也被吓呆了。
“我爸的意思。”方承欢挑了挑眉。“徐爷爷,我们走吧。”
“好的,小少爷。”
阮铭恩眼睛瞪得更大了,此时可以与乒乓球相比。
于是阮铭恩在一种完全懵逼的情况下,被拖上了去方家大宅的路上。

【原创】承恩(楔子)

楔子

“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?”
男孩趴在座子上,看向旁边的少年。
“说。”
“你为什么不喜欢我啊?”
敲键盘的手突然停顿了一下,少年转过头去,笑了。
“因为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,你是我的了。”

可是少年心里有另一个声音
“我总不可能说,那日你醉时说了一句,别碰它,那是我的方承欢。”

方承欢x阮铭恩

【薛晓】离开(上)

#薛晓##ooc严重#

薛洋快离开了。

“成美,你还没有告诉他吗?”
“我会的。”

吱呀吱呀。
“好你个薛洋,又不帮忙扫雪!”
阿箐拿着扫帚便要敲他。
薛洋一个侧身:“哈哈哈小瞎子来打我啊。”
“你!”
两个人就这样没心没肺的开始闹腾。

直到……

是夜。
“小瞎子。”
“嗯,薛洋你怎么才回来?”阿箐揉了揉眼睛,这已经是凌晨了吧。
“有事和你说。”
“什么事?”
薛洋看着阿箐,叹了口气。
“我要走了。”
“什么!”阿箐激动的快要跳起来,“薛洋你别吓我!”
薛洋揉了揉阿箐的脑袋。
“没有。”
“那,道长知道吗?”
“准备告诉他。”
“去吧。”
“小瞎子都不留恋我一下?”
“我什么时候会留恋你了?”
薛洋笑了一下,转身,准备离开。阿箐拉住他的衣摆。
薛洋缓缓回过头,笑。
“注意安全。”
“嗯。”